关于GeekChain(GCT)你或许想知道这些(二)

2018-07-18

继上期《关于GeekChain(GCT)你或许想知道这些http://www.gct.one/zh/news/2018-07-06-faq-gct-intro-part-1.html》发布后,GeekChain社区又提出了新的疑问,官方对此作出了集中解答。

在此感谢提问质量很高的@沧浪 同学,同时欢迎其他GeekChain支持者继续向我们提问。

Q: GCT可以为DApp提供推广支持,但DApp一般都是基于某个公链开发的,需要公链提供的基础环境才能运行,采用其他技术开发的DApp如何能迁移到GCT体系上并具备运行条件呢?

Q: 基于GCT生态开发的应用主链(DApp)能否迁移到EOS等公链上?

A:从移植的角度来说,如果平台A的功能是平台B的超集,那么在A上实现的DApp不容易移植到B,而B上实现的DApp,容易移植到A。GeekChain平台的一链一应用的开发方法功能上是ETH,EOS的超集合。所以ETH,EOS上的DApp往GeekChain移植是容易的(我们在开发过程中也在不断的进行移植测试),反过来则是困难的。

Q: GCT生态的定位是推动区块链商业应用的落地,能否描述一下当前区块链商业应用落地的主要难点,并简要对比EOS和GCT各自的解决方案?

A:商业应用落地的主要技术难点有:

1、智能合约的开发门槛过高;

2、合约调用的手续费成本过高;

3、安全压力过大;

4、链的操作TPS过低需要产品进行配合;

5、发布后不能升级等问题。

GeekChain的方案在1、2、4、5上都有提升。这个问题具体展开讲就篇幅太大了,而且十分的技术。

Q: GCT整个系统的利润,都是根据社区持有的GCT的比例进行分配,那么生态中的“区块链核心技术团队”同样根据自身持有GCT数量获取收益,而与其对生态做出的贡献无关,这种机制如何能激励他们为GCT生态的技术进步投入资源呢?

A:从传统的股份制公司的架构设计来看,这些激励是够了的。生态运行起来后,分红是长期受益和“睡后收入”,对正常商业公司有足够的吸引力。

Q: 节点只有真正被需要时才能创造价值,也只有创造价值的挖矿行为才对推动生态繁荣有益,在生态中未分配给应用主链的节点实际是不创造价值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在GCT生态的不同阶段(尤其是早期和中期),是不是并非节点越多越好?

A: 生态中的每个环节都不可能完全按规划的进度和质量推进。所以平衡是非常不容易做的事情。现在的阶段公链和DApp都没发布,基金会对生态硬件其实是在做补贴的(白皮书里也有说),这个阶段节点肯定要控制在5万以内。

Q: 路由器节点主要适用于需要带宽和存储的应用主链,多少路由器节点能满足当前的实际需要?现有的节点数量能支持多少此类应用主链使用?

A:从今天的情况来看,一个DApp有1000个节点都足够了。所以生态早期有10000个节点就足够生态运转起来了(支持10个左右的DApp)。

Q: 对于需要强大算力节点、海量状态存储能力或其他特殊性能的DApp,基金会是否有在谈的合作项目?

Q: 对于拥有强大算力、海量状态存储能力或其他特殊性能的节点,因为一次投入较大,应该需要相当的短期利诱和长期利好才能吸引矿机加入生态,考虑到GCT当前的价格,基金会将采取什么措施以吸引足够可用数量的节点加入?

A:极路由有一款家用矿机(和知名矿机企业合作)之前已经在研发过程中了。硬件的研发成本比较大,所以新的专业硬件会在生态基本运行起来后(硬件厂商能看到GeekChain的实际价值)加入。

Q: 在GCT生态的中期,被分配给应用主链的节点将获得较高收益,但那些未被分配的节点是否会因为收益过低而离开生态?

A:主链上线后,节点的价格通过市场机制动态调整。生态当然是可以自由加入和退出的,我们相信市场机制会让节点价格稳定下来。

Q: 如何计算矿工在“应用主链上的劳动”?有成熟的算法吗?

A:白皮书里的“计算与记账分离”,这个理论模型基本没问题了,成熟就要靠GeekChain的发展了。

Q: 利润分配协议和地址权益算法什么时候会公开?

A:近期GeekChain的官网会上线相关的功能,做好信息公开。

Q: 以7月底即将在GCT上线的DApp为例,假设该DApp使用GCT生态进行开发、测试和部署所花费的价格是100元、时间为100小时,那么如果基于EOS进行开发、测试和部署,所花费的价格和时间大约会是多少?基金会对这一问题是否有过定量分析?

A:EOS、ETH的开发、测试、部署消耗的是研发成本,官方也没有站在开发者的角度开发足够的工具。基金会对开发测试阶段的成本规划,大概一个DApp在5万-10万人民币之间。具体要跑起来才知道。

Q: 目前,业内已有不少DApp开发平台,如ArcBlock(专注开发和部署应用的区块链平台和生态系统)、Hero Node(致力于让普通开发者可以快速且方便地进行 DApp开发,提供公链整合、分布式存储服务、去中心化的节点网络,打造完整的 DApp 生态圈)、PAI(定位人工智能公有链,意在打造应用开发平台,促进区块链与人工智能融合)、Genaro(为开发者提供一站式DAPP开发平台,可以为开发者处理好数据链外存储问题),能否对比分析一下GCT与这些项目的异同和优劣?

A:PAI已经是一个跑路项目了。我们的基本原则是“只和做出来的平台比较”,所以这些新平台在有结果之前,不会在我们的雷达之内的。

Q: “使用编写配置文件的方法来集成各种区块链技术”,是否可以理解为ChainSDK已经将共识算法、加密算法、多线程调度等功能模块化,开发者只需要编写配置文件就可以调用相应模块,实现相应功能?

A:是的。

Q: ChainSDK已经帮开发者解决并行计算、存储、数据传输协议等底层问题了吗?

Q: ChainSDK能够将IPFS、侧链、分片、石墨烯、账户(权限)管理,以及其它先进的区块链技术集成为功能模块,提供给DApp开发者使用吗?

A:这两个问题一起回答吧。这里的很多术语不能放在一起说。

侧链(跨链),分片,账户(权限)管理是先进的区块链分支技术。这个ChainSDK会快速跟进并提供给开发者。BDT是我们的基础数据传输协议。以上是ChainSDK会涵盖的领域。

并行计算,分布式存储是分布式系统的研发方向。IPFS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区块链DApp。石墨烯是一个开发框架。这些都不是ChainSDK会涵盖的领域。

Q: 基于ChainSDK开发的DApp,其TPS理论上能到多少?可以达到商业级应用所需的吞吐效率吗?

A:我个人是非常讨厌现在的TPS放卫星的风气的(动不动就是100万)。我认为现在这个阶段,能在公链上提供稳定的1000TPS就非常好了。这也是ChainSDK希望达到的目标。

(编者按:“我”即GeekChain主链开发团队巴克云创始人刘智聪)

Q: GCT所做事情的技术门槛足够高吗?

A:足够高。

Q: GCT的源代码都会逐步开源,基金会能够确保在这一领域始终保持行业领先吗?

A:老师当然不担心学生能追上自己。开源只是眼下的实现。

Q: 随着生态繁荣,GCT的价格会逐步稳定,预计这个过程需要多久?届时GCT的价格会到多少?

A:看今年10月底吧。这个不好预测。

Q: 相对传统P2P协议,BDT能够将连通率提高30%,能否说说这件事的意义?

Q: 相对传统P2P协议,BDT能够将连接速度、传输速度提高多少?

A:区块链说到底是P2P分支下的一个方向。BDT协议研究的是P2P网络的基础问题,任何提升都对整个行业有帮助。

Q: 能否用通俗的话解释“智能合同是直接在区块链的执行层植入DApp的逻辑代码,能够使用区块链引擎的开发语言的全部能力”这句话?

A:智能合约由于GAS的问题,提供的是一个领域语言。调试工具和开发经验都很稀缺。我们降低开发门槛的一个重要思路就是让开发者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和工具来进行DApp开发。

Q: 智能合同名字空间的设计,是不是指用这种简单的方法实现了并发能力?类似于分片技术?

A:其实解决的是类似ERC 20,ERC 721这种发币的需求。

Q: ChainSDK提供的EVM和智能合同是松耦合的吗?

A:是的。智能合同在功能上是智能合约的超级,所以在我们的框架下是可以继承EVM的。

Q: ChainRuntime是不是相当于Miner Store?

A:相当于Java Runtime,主要是降低部署成本,并提供一定的安全隔离。

Q: ChainSDK提供的跨链操作能力,是不是意味着GCT生态可以轻松实现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Q: ChainSDK提供的链外事务应该是很牛的能力,能否再详细举例说明其厉害之处?

A:链外事务和同构跨链(两条链都基于ChainSDK开发的情况下进行跨链就是同构跨链)是ChainSDK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目前这一块的实现还在基础理论验证状态,按现在的设计实现后可以很容易的实现各种Token的自动兑换。这就解决了很多使用场景的问题。当然如果是想去炒币,加杠杆赌博..还是应该去传统的交易所。

Q: ChainSDK提供的智能合同更新功能,是不是类似于EOS的冻结机制?

A:不完全是。工程师这个物种是很难一次性把事情做对的,所以我们必须有方法在保证状态的公开不可篡改的原则下,允许工程师对合约进行更新。

Q: 元链早期使用dBFT共识算法,其节点是不是在7个左右,并且全部由基金会部署?

A:基金会应该会有至少2个节点。剩下的都是生态企业来参与部署了。

Q: 元节点出块,也会得到工资奖励吗?元节点如何获利?

A:元节点没有工资收入。有资格成为元节点的人一定持有了不少锁仓GCT,所以其获利模式是期望GCT生态的繁荣与发展。

Q: 每个元节点是否需要保存所有的GeekChain块数据?

A:是的。

普通节点只是GeekChain的类全节点吧?因为并没有保存所有的块数据。

普通节点不需要保存元链的区块。

Q: 为什么不提供GCT到GCC的双向兑换?

A:这是站在DApp开发者角度的思考,GCC可以帮助DApp开发者进行正确的成本规划。这个设计在做的时候EOS RAM还没出问题,今天来看EOS RAM又是火了投机客,凉了开发者。我们很庆幸我们做了这个设计。

Q: 设备招投标的设计是否过于复杂?能否由ChainRuntime向符合条件的节点设备推送相应DApp的Miner?

A:这里一定要有一个市场化的撮合机制。大部分生态硬件的固件里肯定会有一些自动化的设计,所以虽然流程复杂,但对大部分用户来说,要做的事情也是很简单。

Q: 白皮书中提到GCT代币的发售收益,又提到GCT资金来源主要是基石投资者和硬币的私募,两者是互相矛盾的,进行GCT IEO的是基金会还是硬币?

A:GeekChain通过基石轮和私募轮的投资获得了第一阶段的研发费用。私募轮只有硬币资本参与。目前基石投资者持有的GCT只流通了很小的一部分,99%都还在手上。

Q: 硬币对项目的贡献是不是只有上交易所这一项,并没有提供其他资源了?

A:硬币资本是区块链领域中最为资深和专业的投资机构,其投资的大量项目已经涵盖了区块链行业的诸多领域,项目间自然会更加频繁实现良好的合作与助力。GeekChain项目除了与BigONE有深度合作外,还与Candy Box合作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社群推广,与PressONE正在推进更加深度的在线内容保护,与Sia项目探讨在中国进行服务落地的合作可能,与MIXIN探索极富创新性的项目交易服务。我们还成功联合组织了币一电报群的群内直播。未来,我们相信硬币资本的投资生态会为GeekChain提供更多机遇与合作共赢的可能。

Q: 目前,大家对刘智聪和王楚云是比较了解的,能否再详细介绍一下基金会主席和全球战略官,如他们曾经任职的公司、职务,所主持的项目,所取得的具体成就?

A:基金会主席Adam Loveall曾为多家美国跨国公司负责解决方案架构,软件架构和基于云计算(AWS和Bluemix)大型企业系统的设计。在主持运营GeekChain基金会之前,他曾担任顶级的信息安全工程师,并在密码学、PKI、加密和密钥管理工具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基金会全球战略官David Zhang拥有美国马里兰大学派克分校计算机硕士学位。曾在Planned Systems International担任高级软体工程师和首席系统架构师,负责与多家全球领先的金融机构合作开发基于区块链体系的数位身份识别软体。对金融行业的区块链应用有着深刻的理解。曾经在CompSciResources, LLC和Primescape Solutions,Inc. 担任产品工程师和高级软体工程师,负责公司面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ITPLUS系统的开发。

Q: 元节点的数量比较少,能够确保系统的安全性吗?

A:坦白的说可能会降低安全性,不过EOS也是用这种超级节点的模式,我们可以多观察他们的运行情况。

Q: 好的代币,一是要有持续紧缩的设计,二是要有更多的使用场景。GCT的紧缩设计体现在哪些方面?

A:好的代币只要能真正解决一个问题就够了。紧缩设计是没有经济学常识的扯淡,货币肯定是通胀的,而能增值的Token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定是证券。通过其分红价值*PE来计算单价。

Q: 我感觉GCT的锁仓机制还需要改进,尤其是极路由挖矿过程中,早期给的代币太多,导致矿工抛售币价持续下跌,而现在挖矿所提代币又持续下降,又导致矿工积极性严重受挫,基金会对这一点是否有反思?后面会有改进吗?

A:这确实是生态早期的过渡阶段带来的问题。而且又碰到了极路由的P2P合作伙伴跑路的事情,这都是计划外的事情(其实发生的时间也都在1个月内)。主网近期就会上线了,那个时间点也不算远,所以也不打算设计新规则了。

Q:能否给GCT贴一个标签?比如“区块链领域的亚马逊”,比如“比特币是金,莱特币是银”。

A:我们的观点是:"DApp的孵化器"。